湖南农资产品抽查平均合格率突破70,我国对东盟

来源:http://www.changejarsavings.com 作者:农业发展 人气:136 发布时间:2019-10-23
摘要:日前,湖南省质监局在全省范围内对八大类农资产品开展了专项监督抽查活动。经检验,合格542批次,不合格203批次,平均合格率为72.8%,首次突破70%大关。本次市场抽查的农资产品有

日前,湖南省质监局在全省范围内对八大类农资产品开展了专项监督抽查活动。经检验,合格542批次,不合格203批次,平均合格率为72.8%,首次突破70%大关。 本次市场抽查的农资产品有化肥、农药、小型柴油机、碾米机、小型潜水电泵、轮式拖拉机、农用地膜、喷雾器等八大类,共计745批次。经检验,合格542批次,不合格203批次,平均合格率为72.8%,同比上升8.6个百分点,首次突破70%大关。 从抽查数据来看,部分农资产品的抽查情况比较好。化肥抽查结果的最明显的特点是没有发现假冒或严重劣质的产品。从质量指标的实际检测值看,绝大部分不合格产品都属边缘问题,实际检测值与标准值或明示值相差不大。 在抽查过程中也发现,农资产品存在一些质量问题。如农药产品的主要质量问题仍然是有效成分质量分数和水分不符合标准要求。农药产品假冒现象比较严重,从目前生产企业反馈的信息看,有4个产品存在假冒嫌疑。 省质监局表示,将继续加强生产许可证管理产品的证后监管,落实产品质量定期监督抽查,及时发现和纠正企业生产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同时,进一步建立健全举报投诉网络,广泛宣传“12365”举报投诉电话,及时掌握有关信息,努力把坑农害农的假冒伪劣农资产品消灭在萌芽状态,为湖南省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本报记者 易旸 7月13日,高州长坡镇供销社。 汪展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紧张。他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隔着一条长凳,供销社主任杨世南不紧不慢地喝茶,他显然清楚黄的来意。 “前几天,你带工商所的人查封我从外面进的肥料,我又没有和你签只从供销社进货的合同,为什么不准我从外面进肥……”吸了几口水烟后,汪展朝着杨世南开了口。 “不是我带工商的人,是工商所联合我检查农资店。”杨世南旋即纠正了黄的说法,而至于其他,他未做过多解释。 杨避重就轻的回答让汪展很不满意,但又无可奈何。 肥料无端被工商所查封 7月7日,杨世南突然造访了汪展的农资零售店,和杨一起来的,还有包括长坡镇工商所副所长卢明志在内的几名工商人员。汪展以为这又是一次例行检查,起初并未在意。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震惊万分。 杨世南仔细查验了店中的肥料,将包装上没有印上“高农”字样的货物向卢等人示意——在长坡镇乃至高州市,从供销社及其下属高州市农资配送有限公司批发的肥料,其包装上都会印上“高农”及其编号,如果没有这样的标记,就说明肥料是从其他渠道进来的。很快,汪展店中没有标记的肥料便被工商人员封了起来。 “为什么封我的肥?”汪展顿时傻眼了。 “你超范围经营。”工商人员当场开具了“实施强制措施通知书”,称黄涉嫌“超越营业执照经营范围经营化肥农药”,根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第九条第五项规定实施行政强制措施。随后一伙人便扬长而去,末了还留下通知,让他“等候处理。” 接下来的几天,汪展打听到,最近镇上很多家农资店都遭遇了同样的检查,凡不是从供销社进的货统统被工商人员用封条封了起来。被查农资店的相同之处在于,其个体营业执照中的名称都含有“高州市长坡镇供销社××加盟连锁店”字样。 相互间了解情况后,长坡农资界顿时炸开了锅。“我们取得合法营业执照经营化肥,哪里超范围了?”“国家都放开了化肥经营,凭什么只能卖供销社的货?”“我们又没有造假售假,工商部门凭什么贴封条?”……一时间,供销社和工商所成为经销商攻击的对象。 但工商部门依旧“秉公办事”,接下来,他们陆续通知各零售商前往工商所,要求配合登记被查封的货物,登记内容包括商品名称、规格、单位、数量等等。7月12日,汪展办完上述手续后被告知,“违规”货物将被没收,还要依法接受罚款。 供销社试图垄断肥料经营 “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面对南方农村报记者,汪展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依然愤愤不平。在整个长坡镇,名义上加盟供销社的农资零售店有47家,非供销社系统的仅有10余家。汪展认为,这次行动是供销社在幕后主使,因为他们从供销社进肥的批发价,与市面上的零售价相差无几,甚至还要高于市面零售价。 汪展的货物购销凭证单上显示,从供销社批发的“彩虹”复合肥,批发价178元/包,售出价185元/包,但市面上零售价为176-178元/包。类似的还有“美丰”肥,批发价100元/包,售出价105元/包,但市面上零售价为100元/包。 “你叫我们怎么做生意?”汪展透露,供销社自己也做零售,农民直接去供销社进肥,也是批发价。“如果价格公道,我们也愿意从供销社进货,但供销社这种做法,我们没法和它合作。” 汪展等还认为,他们和供销社之间所谓的加盟连锁关系早已名不副实——除了店名上带有“供销社”字样,他们和供销社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国家明文规定放开化肥经营之前,我们曾经和供销社签订过相关协议,必须从供销社进货。”汪展说,自国家放开化肥经营权以后,他们和供销社再没签过任何协议,也没有交纳任何费用。 “供销社就是想搞垄断云顶集团,!这样做不但伤害了零售商,也损害了农民的利益。”一位零售商分析,镇上的农资零售店八成以前都是供销社的加盟连锁店,如果供销社控制进货渠道,巨大的市场份额就可以直接被供销社控制。 “实际上,整个高州并未完全放开经营权。”高州不少经销商也向记者透露,整个高州市,大部分零售店都以加盟连锁的形式“挂靠”供销社,化肥经营放开后,很多镇供销社仍然要求加盟零售店按照一定比例从供销社进货,如50%或者70%不等。“长坡镇供销社的做法有点过了。” 工商无权限制进货渠道 汪展和不少被查处的零售商约好,准备7月13日一起到供销社找杨世南“谈清楚”。 然而,不少之前答应一起前往的零售商却爽约了。当日前往供销社的只有三四人。记者获悉后,也尾随前往,但并未向杨表明身份。 面对汪展等“供销社肥料价格高”的质问,杨世南称,由于供销社的肥进货很早,所以要贵一些。 “国家已经放开了化肥经营,为什么还要限制我们进货?”一位零售商发问。杨声称,他是在执行上级文件,但并未向大家出示文件内容。 该零售商不依不饶,“为何平山镇、东岸镇、新垌镇都没有出现这种事,怎么就长坡镇不一样?”杨对此未做回应。“会谈”了半天,汪展等并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 根据汪展等的个体营业执照,工商部门的查封行为看上去是“依法办事”——执照上经营范围及方式一栏明确写明:“加盟连锁经营高州市供销社农业生产资料经营单位的化肥、农药”,这就意味着,汪展等经营的化肥农药如非来自供销社,即构成了“超范围经营”。 对此,南日律师事务所彭春文律师指出,这种写法是不合法的,经营范围只能写明经营的品种,如农药、肥料、农膜等,而经营方式只能是批发或者零售。 “工商部门无权限制经营者的进货渠道。”彭春文说,所谓“连锁经营”,只能是经营者之间互相达成相关协议,和工商部门没关系。“加盟连锁”并非法律术语,零售商无须遵守营业执照上的规定,如果工商部门依此查封其化肥,零售商可以提起行政复议或者直接向法院起诉。 发稿前记者了解到,长坡镇工商所已将被封肥料解封,并给予零售商不同金额的处罚,还要求其在限期内销完或留作自用。 作者:易旸

文/中投顾问 目前,国产化肥已经成功在东盟国家打开市场,我国对东盟国家的出口化肥日益增多。其中,在东盟的尿素市场,我国尿素产品已成功取代了俄罗斯、中东等国家在东盟的大部分市场份额,而在东盟一些附加值较高、竞争相对激烈的复合肥市场,也都出现了我国的化肥产品。 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常轶智认为,目前,化工产品已成为我国与东盟各国之间贸易往来的重要货物。而我国对东盟国家的出口化肥日益增多,这种情况的出现主要受以下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东盟国家自身对农资产品有内在的需求;二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成立进一步促进了我国同东盟国家的贸易往来;三是我国化肥行业产能过剩情况严重,也迫切需要出口来释放国内过剩的产能。 常轶智指出,由于东盟国家大多数都是典型的农业国家,对化肥、农药等农资产品的需求量很大。而这些国家的农药、化肥等工业起步较晚,技术水平相对于其他国家而言普遍比较落后,国内化肥产能不足,每年都需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农资产品。 例如,属于东盟国家的越南,据中投顾问发布的《2010-2015年中国化肥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越南目前每年仅能生产100万吨尿素、250万吨复合肥,远远不能满足国内农业生产用肥的需求,每年都需要进口大量的化肥来填补国内市场的缺口。其中,尿素进口量大约为150万-180万吨/年、磷酸二铵进口量大约为70万吨/年、复合肥进口量大约为20万吨/年。 常轶智同时指出,由于近年来,越南、柬埔寨等东盟国家每年都要从我国进口大量的化肥、农药原材料、农用机械等产品,相互间本来就有较好的合作基础。而自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成立后,中国与东盟之间大约有7000种商品享受“零关税”,这进一步为我国农资产品的出口打开了市场,也使得我国与东盟国家的贸易往来更加频繁。 此外,常轶智还指出,近年来,由于我国化肥工业发展迅速,目前我国化肥行业的产能过剩情况严重,产量逐年增加,而东盟国家的化肥产能不足,而且生产成本较高。这种产能过剩和产能不足的互补也促进了我国同东盟国家的贸易往来。据中投顾问发布的《2010-2015年中国化肥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2009年我国化肥产量超过5800万吨,而国内工业和农业需要的化肥总量大致在5200万吨左右,产能过剩情况严重。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农资产品抽查平均合格率突破70,我国对东盟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