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收购乌拉尔钾肥12,尿素价格低位盘整

来源:http://www.changejarsavings.com 作者:农业发展 人气:68 发布时间:2019-10-24
摘要: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又出手了,这一次对准的是能影响到中国粮食安全的钾肥资源。9月24日,俄罗斯钾肥生产商乌拉尔钾肥公司对外宣布,已于昨日收到来自子公司

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又出手了,这一次对准的是能影响到中国粮食安全的钾肥资源。 9月24日,俄罗斯钾肥生产商乌拉尔钾肥公司对外宣布,已于昨日收到来自子公司的正式通知,“目前,中投已占有12.5%的乌拉尔钾肥的股份”。这不仅是中国企业第一次在全球主要的钾肥供应商中获得股份,也可能让中国在这家全球数一数二的钾肥公司中获得更多话语权。 中投成为乌拉尔钾肥的股东并不意外。去年11月16日,乌拉尔钾肥就在资本市场发表声明称,Chengdong Investment Corporation与俄罗斯外贸银行资本公司从俄罗斯乌拉尔钾肥公司大股东手中购得了2014年到期可换股债券。 声明还称,“如果到期行使转换权,这些债券可折合乌拉尔钾肥公司4.257亿股股票,占公司当前股份的14.5%。”以9月24日莫斯科证交所收盘时172.98卢布/股的价格及中投子公司12.5%的股权比例计算,中投本次的股权交易价值为20亿美元左右。 乌拉尔钾肥昨日也再次表示,中投确实将其持有的可转换公司债券转换了普通股。 目前,中投尚没有确定在该公司的角色,但有观点称,中投入股该钾肥公司,可能会利好中国的权益钾肥量,甚至为中国钾肥进口带来便利。不过,据路透社报道,中国代表可能出现在公司的董事会中,但从理论上看,该中国股东的存在会影响到与中国合同的签署,而不是价格。 事实上,反向思考,乌拉尔钾肥此举是为了更好地在中国寻求市场机遇。乌拉尔钾肥之前给《国际金融报》记者发表的声明称,每年有近600万吨钾肥进入中国市场,其中250万吨来自乌拉尔,而“乌拉尔的目标是要占到中国市场总供应量和总份额的50%或更高”。 路透社也分析,中投公司的交易可以帮助乌拉尔钾肥与中国签订2014年的供应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据乌拉尔钾肥昨日透露的细节,上述可转换公司债券由Wadge Holdings Limited公司发行,“实际拥有人为乌拉尔钾肥公司大股东”。 据本报了解,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就是苏莱曼·克里莫夫。因为乌拉尔钾肥7月底单方面退出了全球两大钾肥卡特尔之一、占比全球份额达30%的BPC(Belarus Potash Corporation)联盟,乌拉尔钾肥CEO弗拉迪斯拉夫·鲍姆加特纳被白俄罗斯以“滥用权力和职权”、“涉嫌虐待员工”带走,克里莫夫本人也被白俄罗斯“盯上”,而同时,市场有消息称,克里莫夫决定出手该公司21.75%的股权,以缓和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之间的关系。 目前,尚不清楚中投入股会不会对克里莫夫转手股权造成影响。但据路透社昨日报道,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称,乌拉尔钾肥可以“由俄罗斯和外国投资者购买”。与此同时,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总检察官尤里柴卡来到了明斯克。路透社称,“这一迹象表明,引渡鲍姆加特纳的工作正在进行”。 业内猜测,这意味着,克里莫夫的股份将确定被出售。此前,有俄罗斯专家分析,白俄罗斯肯定会对克里莫夫的股权“表现出极大兴趣”。

云顶集团,近日国内尿素价格经过短时间的低位盘整后,暂时稳定。目前河南、安徽、陕西等地已经开始玉米收割作业,基层销售逐步展开,不过中小经销商资金有限,适量采购,对当地价格拉动能力有限,而上游大型经销商多看空后市,一方面对眼下不明朗的行情做进一步观望,另一方面伺机而动,灵活操作,避免批量采购造成资金过度占用带来的风险。如此一来,即便是局部地区季节性需求稍有恢复,对供应商而言,也只是走量不走价。此外,山东、河北等地利好支撑不足,淡储较往年有所推迟。虽然眼下尿素价格低至谷底,但国内市场供应过剩,且后期缺少刚性支撑,下游经销商信心不足,退市观望情绪依然弥漫。有企业表示26日的印度招标可能对国内价格稳定起到抑制作用,若价格重新盘整,山东地区将首当其冲。据了解,目前烟台港小颗粒到港价格跌至1600元/吨,甚至有贸易商给出意向采购1580元/吨的价格,不过国内供应商表示此价格过低,暂时尚未了解到有成交。现国内局部需求凸显,但难以缓解供需矛盾,拉动价格全面上涨;国际市场货源过剩,致使各大市场价格震荡不稳,贸易商谨慎观望,交易量减少。从目前国内外形势来看,利空因素仍占主导,操作需谨慎。

业内冬储心态不佳 2013-2014年化肥冬储消息自9月6日公布以来已过去将近三周时间,业内对此反映平平。笔者观察下来也只有部分符合投标资质的农资公司低调参与。起初还有媒体炒作本次招标,并誉之为历史新高。确实,1295万吨的总招标量再加上2011年招标的505万吨目前还在履约中,冬储总量很是值得期待。但随后的媒体跟进报道似乎有些差强人意,其根源问题或许还在于曲高和寡。那些本来希望借助淡储促销的厂家在短暂的价格炒作之后,领悟到行情难救的道理,中秋节期间已“价复原位”。北方尿素企业主流出厂价回落至1530-1550元/吨,华东安徽以及华中河南一带的出厂价在度跌破1650元/吨,回到了1610-1630元的水平。而在此番凭借冬储进行炒作的行为失败后,经销商普遍对冬储带有质疑情绪,心态上的变化也演变为对价格的观望与博弈。另外,9月16日投标结束,17、18日开始评标,到目前也有部分投标企业相继接到中标结果。但从笔者同这些公司交流来看,多半表示不打算过早提及买断尿素一事,甚至联储联销也尚未考虑,只是言明不易操作而已。总之,这样的说法任谁看来也是过于官方的搪塞之词。但从中也能流露出大公司对今年冬储谨慎的态度。 冬储期尿素难言好转 众所周知,化肥淡储为期半年,换而言至也就是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往年促使大公司进行采购备货的动力一般来自对未来市场看涨的预期。比如下半年尿素企业开工率陆续降低,市场货源看紧,来年春耕的尿素价格或因供求紧张而走高。但在经历过数次冬储涨价春耕落价的行情之后,经销商早已看空冬储,那些投标企业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言尽于此,抛开中标后的功利心不谈,坦诚分析尿素冬储风险,我们不难看到供求方面的巨大过剩量。按照尿素最少占冬储化肥总量的50%计算,今年淡储只少可以消化900万吨的尿素,数量似乎十分可观,而且今年7月至10月尿素窗口期关税降至2%,参考7月尿素131万吨的出口量以及往年的经验,7月到10月已至在合理利用保税区的情况下,尿素如此大的单月出口量甚至有望持续到年底。因此,之前就有业内人士预言年内尿素出口量或将突破1000万吨。然而上文所提到的无论是淡储内需还是出口量只是在理想状态下的状态,后期出口情况还要看印度等采购国的招标情况,尤其要看国际其他生产商的态度。毕竟相较成本面,中国并不占优势,如他国降价促销,势必会影响下一阶段的国内出口;比对外贸来看,国内冬储那900万吨内需也不乐观,一旦尿素出口受阻,内销压力将引发新一轮价格博弈。直至成本倒挂,越来越多的尿素厂会在开停车之间徘徊。试问在尿素未来预期很难明朗的情况下,有哪个淡储商甘冒此险呢。其实,即使以理想化的角度看待后市存在1900万吨的尿素需求,对比当前的尿素产量,形势也不乐观。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了8月国内尿素产量为600万吨,以此推算半年淡储期的国内尿素产量约为3600万吨。这一结果就意味着今年四季度乃至明年一季度的国内尿素市场难逃供求过剩的厄运。 冬储期尿素操作建议 由于当前尿素市场存在诸多利空因素,尤其是供求过剩的问题难以解决,这就给冬储尿素操作带来了更多风险。而对于经销商来说又不可能只看不动,那么如何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中运作并获利成为了大家热议的话题。以本人来看,首先肯定是抓住抄底价,这是保证利润的先决条件。可从尿素成本、出口等角度判断,年内尿素出厂吨价底线很难跌破1500元。其次,还要从降低仓储费和减少运输费两方面考虑。客观而言,减少仓储和运输费对中小型经销商较为有利,由于采购量不大,仓库可简可小,这部分费用自然可以压缩,而且供货地多为自身周边区域,这也就省去了过多的运输费用。因此,冬储期间更适合中小型经销商进行或长线货短线的操作。对比而言,大经销商似乎就只能做快进快出式的不入库短线操作了。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中投收购乌拉尔钾肥12,尿素价格低位盘整

关键词:

最火资讯